前言

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

罗隐(833年2月16日—910年1月26日),原名横,字昭谏,世称罗给事,杭州新城(今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)人,唐代文学家。

一、十上不第

罗隐诗文为世人所推崇,与罗虬、罗邺被合称为“三罗”。不过,三罗的科举之路都非常坎坷,屡战屡败。

其中罗隐自大中十三年(859年)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开始的十二三年里,总共参加了十多次进士试,全部铩羽而归,史称“十上不第”。

乾符六年(879年)黄巢起义,第二年罗隐与宗人罗鄂、罗邺及杜荀鹤张乔等人一起隐居池州九华山。四年以后,罗隐离开池州,游历郑州、润州

光启三年(887年),归乡依吴越王钱镠,历任钱塘令、司勋郎中、给事中等职。光启三年(887年)罗隐归江东,投靠杭州刺史钱镠,任钱塘令、镇海军掌书记、镇海节度判官等职。

天佑四年(907年)朱温篡唐建梁, 罗隐不久受箓入道。梁开平二年(908年),钱镠表授罗隐吴越国给事中。因此世称其“罗给事”。

后梁开平三年(909年),罗隐迁盐铁发运使。不久(910年1月)去世 。

二、何如买取胡孙弄

罗隐的名字,原来叫做罗横,因为屡受挫折,因此改名罗隐。愤愤不平的罗隐在诗中常有讥讽之意。

薛居正旧五代史》本传中写道:

(罗隐)诗名于天下,尤长于咏史,然多所讥讽,以故不中第,大为唐宰相郑畋、李蔚所知。

薛居正说他因为诗中多有讥讽,所以才影响了前途。不过,显然“十上不第”也是罗隐讽喻诗的创作原因。其《感弄猴人赐朱绂》写道:

十二三年就试期,五湖烟月奈相违。何如买取胡孙弄,一笑君王便著绯。

宋代笔记小说《幕府燕闲录》云:

唐昭宗播迁,随驾伎艺人止有弄猴者,猴颇驯,能随班起居,昭宗赐以绯袍,号孙供奉,故罗隐有诗云云。

唐昭宗逃难时,随驾的艺人只有一个耍猴的,因为猴子训练得好,皇帝一开心,赐给其官作,号称孙供奉。而寒窗苦读的罗隐却总是名落孙山,自然心里不舒服。

唐昭宗逃难是在乾宁二年(公元895年),这个时代,一个皇帝都朝不保夕地东逃西躲,但是罗隐这些读书人,依然对于科举落第耿耿于怀。

三、罗隐讽喻七律《黄河》

辛文房《唐才子传》中,也提到罗隐喜欢在诗文中讥讽朝廷:

(隐)少英敏,善属文,诗笔尤俊拔,养浩然之气……恃才忽睨,众颇憎忌。自以当得大用,而一第落落,传食诸侯,因人成事,深怨唐室。诗文多以讥刺为主,虽荒祠木偶,莫能免者。

罗隐的七律《黄河 》就是这类讽刺作品:

莫把阿胶向此倾,此中天意固难明。解通银汉应须曲,才出昆崙便不清。

高祖誓功衣带小,仙人占斗客槎轻。三千年后知谁在,何必劳君报太平。

阿胶不用往黄河里面倒,倒多少也无济于事,天意难明,黄河水也难清。

我们知道,这条黄河通往银河,一定是弯弯曲曲的,而且刚刚出了昆仑山就浑浊不清了。

当年汉高祖立下誓言说:“使河如带,泰山若砺。“所以贵族们就世代簪缨,只有他们的引荐,我们这些客槎才能飘然上天(科举求官)。否则,我们这些草民再也没有打破阶层的机会了。

古人说:“黄河千年一清,至圣之君以为大瑞”(王嘉《拾遗记·高辛》,但是”三千年后知谁在“?我们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,又何必劳烦您黄河澄清抱太平呢?

既然等不到,失望至极的罗隐再也不参加科举了

罗隐这首诗,讽刺过于尖刻,因此有人评价说:

唐人蕴藉婉约之风,至昭谏而尽;宋人浅露叫嚣之习,至昭谏而开。 (钱良择《唐音审体》)

四、罗隐边塞七律二首

大中十三年(859年)初,罗隐第一次应进士试,落第后北游同州、夏州等地。

其《登夏州城楼》登高抒怀:

寒城猎猎戍旗风,独倚危楼怅望中。万里山河唐土地,千年魂魄晋英雄。

离心不忍听边马,往事应须问塞鸿。好脱儒冠从校尉,一枝长戟六钧弓。

又有《夏州胡常侍》写边关将士风姿:

百尺高台勃勃州,大刀长戟汉诸侯。征鸿过尽边云阔,战马闲来塞草秋。

国计已推肝胆许,家财不为子孙谋。仍闻陇蜀由多事,深喜将军未白头。

国计已推肝胆许,家财不为子孙谋。有这种觉悟的人,是真正报国为民的家国脊梁。

大中是唐宣宗的年号,在写这首诗的时候,张义潮已经收复河湟大部分地区。唐懿宗咸通二年(861年),失陷百年的河湟地区全部回归唐朝。

诗人作品中的豪迈之气,来自于这个时代背景,这是晚唐最后的辉煌时期。当时的罗隐还不到三十岁,意气风发,慷慨激昂,诗风与后来的消沉讥讽大不相同。

夏州城,其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。当年赫连勃勃(西晋五胡乱华时,五胡十六国中夏的开国君主修建统万城,北魏置夏州,唐为朔方节度使所辖。

结束语

从其诗作可以看出,罗隐年轻的时候也曾有壮志豪情,只是后来科场困顿,被生活折磨后,多了些讥讽尖刻的特点。

一般认为,罗隐的讽刺散文成就其实比他的诗要高,例如《说天鸡》《英雄之言》等。

结束时,依照惯例作诗一首为今天作业,七律《犬》:

陆家黄耳去未还,犬舍无声闲二年。才喜归来疑旧主,乍惊学吠似秋田。

传书不是亲朋字,乞食但知鱼片鲜。狼狈何如过街鼠,人人喊打亦堪怜。

@老街味道

观唐习律87|忆归休上越王台,归思临高不易裁,曹松71岁进士及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