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没有遇到过类似这样一个瞬间:

投出去的简历如百鸟四散 ,却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,好不容易有几个机会却专业不对口,啥都不符合预期;

关上电脑,独自走在很晚的街头,突然发现明明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在做的事情,却一败涂地,看不到一点成果。霓虹闪烁,前路却是模糊不清;

本就身体不适,回到家中,想要抛却疲惫躲进温馨螺壳,却没躲过信用卡还款通知以及熊孩子作妖、家人生气。

倒霉起来,喝口凉水都呛得不行。说好的幸福呢?为何好像只能看到一地鸡毛?!

翻开朋友圈,某某同学又在某某领域获大奖了,某某朋友自己当了老板,某某家的娃考上了名牌大学······再看看自己,抬眼又多半根细纹,而曾经的理想是否还握在手中?

小时候只想快点长大好尽情拥抱生活,长大才懂,不容易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南宋诗人陆游,满腔热血,一生坎坷。大约在1167年,他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游记诗,年年入选语文课本。这首诗以一语双关的哲理,为后世迷茫的人们送来一束亮光,励世千年:

山西村

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箫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。

从今若许闲乘月,拄杖无时夜叩门。

1167年春天。

陆游感觉有些憋闷,决定出去走走,散散心。

因为有人问起他为何又回老家来了。

他是被人算计了。

回首1166年的一天,陆游正在隆兴(今江西南昌)通判任上认真办公。

突然,一纸告令送达,他被免去了官职。

“交解台谏,鼓唱是非,力说张浚用兵。”原来是投降派对陆游提出弹劾。

陆游心里默默开骂。

什么时候积极抗敌也成了犯罪了!

张浚曾满怀大志北伐,结果因为自身能力和投降派拖后腿等多种原因导致“隆兴北伐”战败。

在旧时代的政治斗争中,胜利者哪里会轻易放过对手。作为幕后参与者陆游自然无法再继续安然做官。

好在陆游罢官还乡后,他并没有彻底丧失信心。

他寄情南方家乡闲散的乡野,借此重新蓄积心理能量。

但是,既然他被贬回乡,怎么又游到山西村去了呢?

其实,此山西并非当今的山西。

当时陆游住在会稽县(今绍兴)城南的镜湖三山,三山旁有个村子叫“西村”。他游的是三山边上的“西村”。

诗的开头写道:

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他与村民们的关系甚好,有村民朋友邀请他到家里做客。他们毫不吝啬地拿出了腊月就酿好的黄酒,还有猪肉,鸡来招待他。

诗人的故乡盛产黄酒。每逢腊月,村里都会酿酒。

没有经过去渣澄清的酒,颜色虽然浑浊,却醇正。

就像村民们的心一样,淳朴而真。这正是在外为官,见惯虚情假意、尔虞我诈的陆游所珍视的。

诗人告别朋友又继续信步而行,微醺中,只见山山水水重重叠叠,看起来似乎找不到路了。

其实他又何止是在当前乡间陷入迷茫,他的整个人生都正陷在茫然的大雾当中,难以跳脱。

但迷茫竟只是一时的,他并未停下脚步。

走着走着,忽然,只见几间茅舍隐约出现花木掩映之间。

陆游的心豁然开朗。

流传千年的金句应运而生: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其实早在唐代,王维也曾有作(《蓝田山石门境舍》)“遥爱云木秀,初疑路不同。安知清流转,偶与前山通。”

北宋王安石也曾经有作:“青山缭绕疑无路,忽见千帆隐映来”。

这两句与此都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正如钱钟书所说,“要到陆游这一联才把它写得题无剩意。”

到了陆游这里,他把自然界的现实和社会生活的真理用一句更加通俗明了、且更加郎朗上口的诗句融合到了一起,让其有了更深远的影响力。

他在努力修心,却没有放弃过心系家国安危。

朝廷软弱无能,自己又备受打压,于他而言,处境是非常艰难的。但他愿意心存一份希望,他相信会有新的光亮照进来。

箫鼓追随春社近,衣冠简朴古风存。

从今若许闲乘月,拄杖无时夜叩门。

村里萧鼓声声,春社祭日即将临近了。衣冠简朴,民风纯良的人们都在祈求新一年的风调雨顺。

诗人心中也默默许愿,但愿从今以后,国家能强大起来,北方的人民也能生活安定。

到了那时,诗人定要再拄杖漫步于月光下,轻轻扣响柴扉,与农家朋友一起把酒言欢。

这是诗人最淳朴的快乐,也是诗人最赤诚的心声。

而这些美好都支持着他去相信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。

陆游从未放弃过抓住一切为国效力的机会。

年近47岁时,他的乐观与坚持也终于为他迎来了属于他的人生高光。

1169年,陆游得到了夔州通判的认命。任期满后,他想尽办法再谋一职。

一向鄙视朝廷畏首畏尾作风的四川宣抚使王炎向陆游伸来了橄榄枝。

陆游被邀请参加宣抚使司的工作。

驻地在南郑(今陕西汉中),此地是当时宋金攻战的第一线。

这就相当于陆游终于从后方转战到了前方。这对于一直立志要上马征战,为国杀敌的陆游来说,他迎来了实现理想的曙光。

王炎作为西北边防的统帅,他与陆游默契一致,自上任起就积极备战。

虽然当时宋金已经议和,但边境上小规模的遭遇战还是会时不时发生。

已经年近半百的陆游仍旧意气风发地参与到了战斗中。

军中的生活虽苦却豪迈。巡逻战斗,纵马扬鞭。

闲暇之余他们还会借助打猎来进行训练。

有一天,他与同伴在树林中打完猎休息,身边的草木摇动起来。

“不好,是老虎!”

“莫慌,我来对付它!”

正在大老虎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时,陆游猛地举起长矛,狠狠地向老虎刺去。

一道血柱喷出,老虎摔倒在地,奄奄一息。周围人无不惊出一身冷汗。从此,陆游的勇猛在军中传为佳话。

陆游自己也颇以为傲,在自己诗中多次提到。“南沮水边秋射虎”“奋戈直前虎人立”······

总体来说,“投笔书生古来有,从军乐事世间无。”

陆游在南郑从戎的这段时间,成为了他愿意反复吟咏且魂牵梦绕的一段人生经历。

可惜,朝廷见他和王炎配合太好,不到一年就把他俩分开。王炎被调回长安,陆游被调往成都。

无论如何,因为陆游的坚持,他终于能够为抗敌收复失地贡献力量了。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也不再只是一个遥远的梦。

人要会坚持,才能自愈,才能看到柳暗花明。

北上的途中,陆游还曾写过一首小词。其中他有写道:“秘传一字神仙诀,说与君知只是顽。”

“顽”就是抛开一切杂念的坚定,“顽”就是勇敢无畏的坚持。

此刻咬牙再坚持一下,或许不会立刻换来好事,但总能多一点希望。

未来的某个时候,曾经的付出会化作礼物的样子,扑通一声忽然掉到眼前。

如果你正身处困境,请记得再坚持一下。

愿你能早日见到属于你的柳暗花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