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隐隐,碧水涟涟,绵绵的青草鲜嫩欲滴。跨上一壶水,携上一支笛,在绿茵上时而打滚、时而奔跑、时而美睡,任牛儿吃到荷塘北、吃过柳阴西。

在草地上玩腻了,跳上牛背,拍着牛屁股往树林深处游走,管它有没有吃饱,自己高兴就好。一会儿打打口哨,一会儿唱唱儿歌,一会儿掏掏鸟窝,实在无聊至极,拽出笛子胡乱吹上几下,管它成不成曲调,自己高兴就好。

这是牧童的生活日常,也是我儿时的真实写照。无忧无虑的牧童,在常人看来天真、纯洁、快乐,在诗人笔下更是充满童趣、理趣和仙趣。

童趣是无忧无虑,在哪里都能睡得香。

杨万里《桑茶坑道中》

晴明风日雨干时,

草满花堤水满溪。

童子柳阴眠正着,

一牛吃过柳阴西。

杨诚斋有好几首诗把笔墨给了孩童,从“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”,到“怪生无雨都张伞 ,不是遮头是使风”,充满了天真无邪、纯真烂漫的童趣,把孩童写得惟妙惟肖、入木三分,一股孩子气扑面而来,让人不禁拍案叫绝:孩子就应该而且必须是这样的。

这首牧童诗,应该是无数农村70后、80后的集体回忆。小时候,骑上一匹马、牵上一头牛、赶上一群羊,往水草丰茂的去处一放,便在树荫下尽情玩耍。累了,索性在草地上一躺,还把长长的拴牛绳绑在手腕上,牛一往远处吃草就把人从美丽的梦乡拽回来。揉揉眼才看清,牛已经把周围的草吃光了。无忧无虑的童年,睡不醒,睡不够,在哪儿都能睡得香!

理趣是无名无利,在哪里都能开怀笑。

黄庭坚《牧童诗》

骑牛远远过前村,

短笛横吹隔陇闻。

多少长安名利客,

机关用尽不如君。

黄​鲁直是诗、书、文俱佳的一代大家,儿时就聪颖过人、出类拔萃。这首诗是他7岁时所作。传说,一日黄父邀请友人到家中饮酒作诗,一友人提议:“久闻令郎少年聪慧,何不让他也来吟一首 !”小黄庭坚果然是天纵奇才,出口成章,出手不凡,小小年纪道出了世间大道理。

这正是,蝇头微利,蜗角虚名,算来着甚干忙。机关算尽太聪明,​到最后说不定反误了卿卿姓命。或许在小黄庭坚眼里,人活一世,田园牧歌才是真自在,世人不如且趁闲身未老,尽放我、些子疏狂,做一个不为名所累,不为利所役的悠闲之人。

仙趣是无欲无求,到哪里都能心安稳。

吕岩《牧童》

​草铺横野六七里,

笛弄晚风三四声。

归来饱饭黄昏后,

不脱蓑衣卧月明。

吕岩就是那个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”的吕大仙。“仙人”吕洞宾明明可以拼法力,偏偏硬要留诗名。你别说,写的除了诗意十足,还有几分仙气。

这首诗起句一个“铺”字说明草之稠密茂盛、连绵不绝,一层又一层,层层向远方;第二句一个“弄”字说明牧童吹奏的笛声俏皮,时断时续,悠扬悦耳。

诗人接下来说,牧童归来饭饱以后,连蓑衣都不脱,直接拥着明月入睡。试想一下,皎洁的月光洒下来,笼罩着人间,包裹着熟睡的牧童,俨然一幅乡村月夜仙居图。